二八杠是什么
精彩小说尽在分销书城! 我的书架

    首页灵异 → 神农透视眼

    神农透视眼

    布凡 著

    连载免费

    王木生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却不幸得了重症。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在一次偶然机遇下得到了一颗神秘的龙珠,从...

    633.5万字|61861次点击更新:2019-04-17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手机APP阅读 加入书架

    关闭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王木生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却不幸得了重症。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在一次偶然机遇下得到了一颗神秘的龙珠,从...

    免费阅读

    看着周围赞赏和认同的目光,文东骚骚的抱以平淡的微笑,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奶奶滴,这个服装设计师技能真他奶奶的好用。

    张涵涵再次拍了拍白嫩的小手道:“那好,之前的方案咱们就不要了,接下来程总设计师和文总监做一个详细计划报告,三天之内吧,时装秀将在二十天之后,也就是月底,半个月左右我们提?#30333;?#20010;时装发布会。”

    “好,一定完成。”文东提出的点子很好,程厉媛信心百倍,现在就有种迫不及待的去设计的想法。

    ……

    “恩,挺好的。”文东舒服的靠在老板椅上,两腿伸到桌面上。他的办公室就在何经理办公室旁边,电脑,沙发,饮水机等一应俱全,还有两个大盆栽,正规的高层白领办公室,文东很满意的对站在桌旁的李小兰道。

    “那文总监还有需要的东西吗??#19968;?#19978;报申请。”李小兰小心的看着文东说道,眼神崇拜的看着文东。

    文东本就长的白净好看,又有本事,更重要的是他还这么年轻,在李小兰眼里几乎与白马王子对等了。

    “恩……多弄两台电脑,要新的配置最好的,再弄台笔记本吧,出去办公也方便。”文东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布设说道,当然他说的根本就是坑爹,在办公室闲着没事没有电脑玩游戏怎么能?#26657;骸?#24681;……再给弄个电冰箱吧,再弄几箱冰欺凌可乐啥的。”文东想了想瓷牙咧嘴的道,想想抱着可乐吃着冰欺凌玩游戏那才爽。

    “呃……”李小兰一愣,还带这样的?没听过总监办公?#19968;?#25630;这些玩意,这个总监真特别。

    “还?#26657;?#21035;叫我文总监,我听着不习惯,你直接叫我文东就?#26657;?#35201;不叫文东哥也可以。”

    李小兰再次愣愣的看了文东一眼,随意的微笑,随性的性格,相仿的年纪,哪怕如今已经是总监但没有一点上位者的高傲,那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让她一时也放开了拘束,歪着脑袋想了想展颜一笑道:“那我就?#24515;?#25991;东哥好了。”

    “可以。”

    “文东哥,这些点子你是怎么想出来的?你在哪个服装设计大学毕业的啊?”李小兰不无崇拜的看了文东一眼,话题也多了起来。

    “呃……”文东尴尬了,这妞怎么能问这么尴尬的问题捏:“我没上过学。”

    “恩?”李小兰疑惑的看着文东,有些不相信。

    “我从小就是孤儿,没有上过学。”文东低头叹道,两世为人,他都是个孤儿,别人是无法感受没有父爱没?#24515;?#29233;那种羡慕和渴望的感觉的。

    “对不起。”李小兰再次震惊,心里有些好奇,面前的总监到底是个?#35009;?#26679;的人。

    发现文东没有说话,李小兰抬头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发现文东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李小龙那俏脸微红,但又不好说?#35009;矗?#32418;着脸小声的提醒道:“文东哥。”

    “你想不想做模特?”文东直接道。

    “模特?”

    “对,就是做我的模特,我设计出的?#36335;?#30001;你来做模特展现出来,你长的这么漂亮,身材又好,不做模特真是太浪费了。不会耽误你的工作,就时装秀那天上场就?#26657;?#26368;多时装秀前几天让你针对性的学习一下走秀,这样你还能多一分收益,到时候我跟何经理说一下就?#23567;!?/p>

    “我可以吗?”李小兰红着脸弱弱的问了句,她知道自己身材好长得也好,但被文东这么说出来心里还是忍不住窃喜,甚?#20142;?#24819;到自己穿上文东设计出的?#36335;?#35813;有多漂亮。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尤其是在文东面前更是忍不住憧憬。

    “当然可以。”文东眼毛绿光的盯着李小兰看个不停,心里在想着他的岛V大业,若是能把公司的美女都变成模特,只要有表演天赋,那么扩展成岛V还不是手到擒来?岛V界大亨?想想怎么就这么兴奋捏。

    当然,小兰除外,这么水灵的姑娘文东可舍不得,况且人家都叫咱哥了。

    两人在办公室聊了近一个小时,文东不是逗弄的小兰俏脸通红,而文东的平易近人也让小兰放开了拘束,当文东模特的事情已经拍板,就连走的时候都是红着脸?#20302;悼次?#19996;一眼羞得跑出去的。

    文东坐在办公室一时无?#27169;?#20415;以视察的?#36175;?#38075;进了十八层秘书部,理由很简单,?#19994;篤苗子,这一瞅还真发现了不少好苗子,大饱眼福后溜溜逛逛就到了楼下。

    “恩?孙哥?张哥?”到了楼下,文东寻了一处阴凉处打算抽根烟,正好发现以前在岚?#39057;?#20445;?#24425;?#35748;识的两个哥们。

    找个阴凉处的监控死角抽烟打屁,他们以前经常这么干。

    “咦?小东子?你小子怎么来了?”武战当先发现了文东,眼睛顿时一亮,起身迎来。武战身旁的张墩也笑着走了过来。

    “嘿嘿,日子过的挺滋润的嘛。”文东笑着,连忙拿出五块钱一盒的烟发给武战,至于张墩,他不抽烟,绝对是个老实人,这几人中就文东最小,张墩都结婚了,所以这些都是哥。

    ?#30333;?#28070;个屁,妈的!我以为你小子混发达了呢,怎么还是这个样!”武战叼着烟看了眼文东还是一身地摊货痞痞的道。

    “怎么?混不好就不能找你们玩啦?大孙哥和张铁脸呢?”文东随口问道,以?#30333;?#20445;安的时候文东?#36879;?#22235;个人关系很好,除了面前这两位,还有两个。

    “铁脸在保?#24425;遥?#22823;孙子……”武战随口说着,只不过说?#28010;?#27491;刚的时候顿时不说了,表情有些恨意。

    “怎么了?”文东发觉两?#35828;?#34920;情不对,疑惑问道。

    张墩叹息一声,指了指远处站在太阳下的身?#21834;?/p>

    文东顺着张墩所指望去,可不是孙正?#31456;穡?#29616;在是中午十一点,正是太阳最毒的时候,孙正刚?#25163;?#30340;站在太阳底下,不时的擦一把热汗。

    ?#26696;?#27515;的!”孙正刚性格直爽,跟文东关系很好,?#24213;?#20063;能看出他被人整了,文东骂了一句便向孙正刚走去。

    “哎……”武战喊了一声,连忙跟张墩跟了上去,他们怕文东惹事,文东已经不干了自然不怕,但他们不行啊。

    “大孙子!”文东走进孙正刚就这么喊了一嗓子。

    “恩?小东子?”孙正刚转头一看,竟然是多日不见已经被队长辞掉的文东,?#25104;下?#20986;?#32769;?#20043;色。

    “喏。”文东拿出烟来递给他一支。

    “这……”孙正刚刚想接过来,只不过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因为公司规定上班不准抽烟,虽然这根本就是屁话,但对他来说却是不敢。

    “怎么??#21451;?#19981;好?”

    孙正刚像是被刺激到了,狠狠地一咬牙接了过来,发现文东正打量自己,孙正刚自然知道原因,但没有说话,更没有?#27425;?#19996;,狠狠的抽了一口,一支烟?#24067;?#29123;了三分之一。

    “说说吧。”文东站在太阳底下陪着他直?#28216;?#36947;。

    “我……”

    “小东,你还是别问了。?#38381;?#26102;?#20384;?#30340;张墩说道,有些生气和无奈。

    “呵呵,?#35009;皇裁?#20002;?#35828;模?#27809;本事就是没本事。”孙正刚嘴里喷着烟,语气苦涩。

    “到底怎么回事?是那个前列腺?”文东更加疑惑,前列腺只是他们背地里给保安队长钱令山起的绰号,他们几个人跟前列腺的关系并不好。

    “你还是别问了。?#38381;?#22697;有些于心不忍。

    “没?#35009;礎?#23385;正刚摆摆手刚要说,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哟,小东子,你还有脸来公司啊。”钱令山一手揽着一个女?#35828;?#33136;打着太阳伞走了过来,?#25104;下?#26159;不屑,就连身旁的女人脸上都挂着不屑。

    文东循声望去,顿时愣住了,因为钱令山身边的女人是孙正刚的女朋友,察觉到孙正刚眼中一闪而过的恨意,文东?#24067;?#29468;出了十之七八,他的女朋友被撬了,所以孙正刚和钱令山的关系直接不可缓和,于是孙正刚被整了,而且当着他的面揽着他的女朋友?#23460;?#21050;激孙正刚。

    “哟,前列腺!我真是怀疑你的品位,天天领着一只二手货还到处?#22253;冢?#20320;这是前列腺肥大?厚的都没脸没皮了?”文东咧着嘴很是欠揍的回了一句。

    “叮:宿主获得反感度20.”

    “叮:宿主获得反感度25.”

    “小东!”孙正刚抬头瞪着文东,这?#19968;?#31455;然还念旧情,文东一句破鞋说的他心里不舒服。

    “小杂种!你说?#35009;矗?#26377;种你再说一遍!”钱令山被刺激到了,一张老?#22478;?#32418;交替,眼看着就要动手打人了。

    “怎么?要打人?”文东随手将烟蒂扔到一边,钱令山不到四十岁,但那肚子里的肥肠至少有八十多斤,文东反正已经不是他的手下,自然不惧他。

    “嘿,你说的不错!孙正刚,武战,张墩,把这个小杂种给我轰走!”钱令山狞笑一声发号施令道。

    “这……”三人顿时为难了,尤其是孙正刚,文东可是在替他出头。

    “怎么?不想干了?不干的话这月的工资你们一分都别想拿!”见三人没动,钱令山?#25104;侠?#24847;更盛。

    “骂了隔壁的!老子早就不想干了!不过在之前老子得打你个半身?#23633;玻 ?#23385;正刚把帽子狠狠的摔在地上,冷冷的看着钱令山恨意大盛。

    “小东!?#38381;?#22697;喊了一声,一张黝黑的脸庞很是为难,两不相帮。

    文东没有说话,对于张墩和武战他很理解,尤其是张墩,他已经结婚了,自然不能丢掉工作跟自己胡来。

    “好,好,好!老子还治不了你了!你等着!”见两人不为所动,钱令山连说三个‘好’,恨恨的掏出手机打电?#21834;?/p>

    “妈的,多带几个人来,带上?#19968;錚?#20844;司门口!”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女频人气榜

    二八杠是什么 9188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快乐飞艇 舟山飞鱼直播走势图片 宝马五分彩在线计划 福建十一选五玩法 四川金7乐历史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赢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内蒙古11选5的前三走始 金牛国际娱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