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是什么
精彩小说尽在分销书城! 我的书架

    首页言情 → 风月记事本

    风月记事本

    米栩 著

    完本免费

    跟她约定下回再见,他却连个人影都没出现,够了!这个诚意不够的家伙给她听清楚,咱们最好一辈子都不见……...

    34.1万字|87332次点击更新:2019-09-2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手机APP阅读 加入书架

    关闭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跟她约定下回再见,他却连个人影都没出现,够了!这个诚意不够的家伙给她听清楚,咱们最好一辈子都不见……...

    免费阅读

    故事的开始,完全要归咎于那一双全新的皮鞋。

    颜妍一如往常,打算七点半出门,搭乘捷?#35828;?#20844;司上班,三年来,她总是准时?#35828;?#21322;前到达?#32422;?#30340;办公室,距九点正式上班前,她还有时间整理?#32422;?#30340;仪容,这完全是必要的。

    如果她已事先梳好头发、画完妆,那么搭上早上那班最挤的捷?#35828;?#21518;果,就是变成一个完全不像淑女的女人。

    她的职位偏偏很重门面,在市区又不方便开车,所幸离她住的公寓不到十分钟就有捷运站,而搭乘捷?#35828;?#20844;司更不用四十分钟,出了站,她还有时间为?#32422;?#20080;份营养又可口的早餐。

    她之所以这么有自信,是因为她的顶头上司通常准?#26412;?#28857;出现,三年来从不曾出过错。

    而今天,她错了,错得彻?#20303;?/p>

    以往七分钟就走得到捷运站的她,先是花了两倍的时间才走到月台搭上车。

    新鞋磨着她脚跟的肌肤,刚出门还不以为意,却在上下楼梯间,隐隐的刺痛从脚跟传来,她忍耐又忍耐,两脚交换重心站着。

    然而她的秀?#23478;?#32463;开始打结,再加上人挤?#35828;?#36710;厢,踩着两寸高跟鞋的她,眉头越皱越紧。

    等她走到往常买早餐的摊位,已经?#35828;?#22235;十五分,情势很紧急,已容不得她买份早餐。

    虽然她很急着想赶到公司,因为她的头发还没梳、妆还没画,可双脚却死也不肯跟她配合,一步比一步走得更慢,颜妍强烈地感觉到脚?#23376;?#30382;鞋接触的地方,剧痛只有增加,没有因为穿了半小时而适应。

    她就像个机械人似的,僵硬的移动。

    要不是那双跟了她三年的皮鞋,昨天在下过雨的泥地中开口笑了,她也不会去买一双百货公司小姐口中又流行又时髦的高跟皮鞋。

    昨天试穿时,真的很好穿,可是当她真正穿出门,她才知道?#35009;?#21483;作有苦无处诉。

    不管她的脚有多痛,她一定必须赶在总裁进公司前,整理好仪容,这样才不会有损她总裁秘书的专业形象。

    进来这间公司已经三年多,和公司一起成长,她的考绩从不曾被打过一个叉叉,连三角形都没?#26657;?#23601;算是今天也不?#23567;?/p>

    忍着痛、咬着牙,颜妍总算在?#35828;?#22235;十九分到达这幢位于市中心,傲视其他大楼的总公司,她的办公室。

    老天,?#24066;?#22905;稍微不淑女一下,因为她的脚真的很痛。

    颜妍痛得眼眶泛红,她才没有时间?#24525;?#30171;过去,她必须做个尽职的秘书,只要一踏进公司,就必须严守?#32422;?#30340;分际,这是她严?#26376;?#24049;的原则。

    但今天……总?#27809;?#27809;来,拜?#26657;?#20170;天?#31859;?#35009;晚个五分钟再?#20384;礎?/p>

    她诚心地向老天爷祈求,希望老天爷能像平常一样保佑她。

    颜妍把那双?#24418;?#26580;软的皮鞋,踢进?#32422;?#30340;办公桌下,跳着到一旁的茶水间,?#31859;?#22905;上班的必备工具,一个垂着珍珠的发簪、一副厚?#31859;鬩园?#22905;迷?#35828;?#21452;眼遮起来的无度数眼镜,还有一支被她用得所剩不多的口红。

    她才打开口红,看着镜子想为?#32422;?#30171;得惨白的嘴唇擦上,但已被磨破皮的脚跟隐隐作痛,让她忍不住呻吟了声。

    她水灵灵的眼睛,因忍痛而眨着。

    阙直浩揉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他?#24433;?#20102;一整晚,好不容易才完成跨国签约的草拟企划,算算时间,秘书应?#32654;?#20102;吧!

    以往他到公司的时候,秘书总是会送上一杯提神的咖啡,这个习惯三年来不曾间?#24076;?#21482;是他今天太累,等不到那个时候,原本想按内线吩咐,不过他不太确定秘书来了没,虽然她总是比他早到公?#23613;?/p>

    阙直浩来到茶水间,?#24418;?#36827;入,就听到像是抽气的呻吟声,他微皱起眉,茶水间里有人……在做坏事。

    最好别让他捉到,否则他一定公事公办。

    ?#20843;?#22312;里面?#20426;?#20182;出声厉喝。

    颜妍吓了一大跳,原本就已经快用完的口红,因她的手一颤,可怜的掉到地下,和它美丽的外壳分了家,毁了。

    “总裁。”他来了!颜妍小嘴微张,口红画了一半,上妆的手僵在半空?#23567;?/p>

    阙直浩的鹰眸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秘书?他是由她的声音判断出来了没错,但仍忍不住?#23460;桑?#36825;实在和平常的她差太多了。

    此刻的她,长发微乱的披在肩上,脸上的慌张与颤抖的手,丝毫没有逃过他的厉眼,不知怎地,他居然觉得平常万能的秘书,此刻看起来楚楚可怜。

    “颜秘书?#20426;?#20182;开口确定。

    “总裁,我……”颜妍硬着头皮想解释?#32422;?#20202;容不整的原因,希望总裁别一时大怒把她辞了,这实在不是她愿意的啊。

    “我要一杯咖啡。?#20415;?#30452;浩没有等她说完,径自转身离开,一如他强硬的作风。

    颜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在他手下工作那么多年,她第一次有不安和紧张慌乱的感觉,她甚至不敢对上总裁的眼,彷佛作贼?#30007;?#19968;般。

    阙直浩信步走回他的办公室,将他刚才盖在身上的西装外?#23376;?#27801;发上拿起,吊在一旁的置衣架上。

    落座后,他打开昨晚看了一夜的公文?#26657;?#30524;前浮现的却是刚才那位令他陡然揪紧心的女子。

    阙直浩甩了甩头,她不就是他的秘书吗?他揉着隐隐作痛的额际,熬夜果然对身体不好,连判断力都出了问题。

    一刻钟后,敲门声传来,他知道那是秘书。

    “进来。”他拿起一旁的金框眼镜戴上,将?#32422;喝?#21033;的眼神隐在眼镜后头。

    颜妍可是花了三分钟化?#31859;薄?#26803;好髻,并在脚踝两边贴上OK绷,端庄的穿好鞋子,才?#31859;?#28909;腾腾的咖啡走进总裁办公室。

    阙直浩打量着她,现在她这副打扮,如果从外表猜测,他绝对会从三十起跳,但是刚才他看到的女子绝对不到二十五岁,没想到,他的秘书竟然这么会伪?#21834;?/p>

    而他,竟被她骗了三年。

    他不?#19981;?#36825;种感觉,阙直浩敛下眼,十指交?#30504;?#26377;些事一旦破坏原有的感觉,就再也回不去。

    阙直浩开始怀疑起颜妍的为人,一个他信任了三年的贴身秘书。

    “总裁,你要的咖啡,请?#24335;?#22825;有?#35009;?#20107;要吩咐吗?#20426;?#39068;妍拿出随身的笔记,和平常一样想要记载总裁交代的事情,她努力佯装刚才的插曲并没有发生过。

    “今天要召开经理会议,帮我通知各部室负责人,十点在会议室等我。?#20415;?#30452;浩一反常态,说到一半时看向颜妍,她正专注的做笔记,看起来很镇静,如果不是她微抖的手?#24863;?#38706;她的情绪,他真的会以为刚才是他眼花看错人。

    “颜秘书。”

    “是。”听到他的声音,颜妍立刻聚精会神地看向他,她的心头像被?#35009;?#25758;了一下,呼吸微微急促。

    她居然直接对上总裁的眼,这是从来不曾发生过的事,以前总裁有事交代她,不是看着公文就是闭着眼睛,今天他竟然直直的望进她的眼里。

    颜妍非常不习惯的眨了眨眼,鼓起勇气迎向总裁的目光,那双凌厉又带有杀伤力的眼睛。

    “今晚你陪我去晚宴,六点在一楼等我。?#20415;?#30452;浩交代道。

    “咦?#20426;?#24635;裁居然开口要她陪他去晚宴,他不是一向都是独来独往的吗?

    “你没?#30504;俊闭?#38590;得,他的秘书居?#25442;?#20986;现疑问的口气。

    “不,只是……好的,?#19968;?#20934;时在一楼等总裁。”颜妍本能地想解释,后来又想起?#32422;?#36523;为秘书的职责,不能违背上司的交代,立即改口。

    “颜秘书。”他再?#21834;?/p>

    “是。”颜妍差点没立正站好,今天的总裁好奇怪,害她有点无所适从,加上双脚泛疼,可她不敢表现在脸上。

    “你……几岁?#20426;?#20182;想证?#24213;约?#30340;猜测。

    “啊?#20426;?#39068;妍一时?#20174;?#19981;过来,总裁怎么会问到她的私人事情,这和公务有关吗?

    凌厉的视线射了过来,穿过厚重的镜片直达颜妍的眼,令她怕怕的。

    “二十四。”一阵寒意打脚底凉了?#20384;矗?#22905;赶紧回答。

    比他小五岁,阙直浩怀疑的视线不曾移开。

    “你还这么年轻,为何做如此不适合你风格的打扮?#20426;?#22914;果他没记错,自从他接手公司,她就是这副打扮,要不是今天发现,他还忘了他的秘书三年如一?#30504;?#24439;佛不会老。

    “总裁,秘书要求的是能力,不是当观赏的花瓶。”她可是靠这身打扮过关斩将稳坐秘书的宝座,她要让人家知道,她颜妍是实力派,不是靠关系?#20384;?#30340;。

    严格说起来,如果没有她的帮忙,阙直浩也许不能这么快将公司推上国际舞台。

    “抱歉,我只是想关心你一下,你别误会。?#36744;?#35273;她的不悦,他轻咳了声,转得有点生硬。

    关心?颜妍心中不安的泡泡有扩大的趋势,她这个上司别的不会,变脸的速度超快,她要是不小心点,说不定明天就不?#32654;?#20102;。

    “谢谢总裁关心,那我可以出去了吗?#20426;?#39068;妍小心翼翼地问。

    ?#29677;擰!?/p>

    关上总裁办公室的大门,颜妍觉得有点脚软,她从不知道原来总裁是这么的?#20005;?#22788;。

    刚才他的问话,甚至逼出她一滴冷汗。

    颜妍掏出手帕,擦了擦发鬓,脚下传来痛?#26657;?#20196;她不悦的瞪了那双罪魁祸首一眼,要不是它,今天她也不会表现失常。

    希望总裁不要对她失望才好。

    颜妍回到位子上,一一拨着电话,打算将总裁的事早早执行完毕。

    阙直浩把注意力拉回公事上,不让这小小的插曲打乱他的?#22841;鰨?#20182;相信,手底下的员工都很了解他的脾气,以他的贴身秘书为最,她不会故意触犯他的禁忌。

    以她多年的苦劳与功劳,他可以大方原谅她有意隐瞒的心?#32908;?/p>

    因为这段插曲阙直浩注意到她渺小的存在,甚至猜测起她的意图,是否和那些贪得无厌的女人一样,有意欺骗他。

    准六点,大厅的总?#31859;?#29992;电梯门打开,阙直浩由里头走了出来,他轻易的找到单独坐在待客沙发上的颜妍。

    她专注的看着手上的书,阙直浩瞄了眼封面,是管理的书,他的秘书连下了班,都不忘关心工作。

    听到皮鞋蹬近的声音,颜妍赶紧抬头,果然看到总裁朝她?#25163;?#30340;走来,她把书收进手提包,站了起来。

    “总裁。”她礼貌的打招呼。

    “走吧!?#20415;?#30452;浩领着她,朝一旁等候已久的车子走去。

    司机帮他开了门,他体贴的让颜妍先上车。

    等车子顺利驶离,颜妍转过头想问阙直?#39057;?#24213;要参加何?#20013;?#24335;的宴会,冷不防地又和他的视线相撞,顿时心跳加速。

    “总裁?#20426;?#20182;为?#35009;?#36825;样看她,依她现在的打扮,他应该不会有兴趣才是。

    ?#29677;擰!?#20182;低吟了声,精确的捉住她眼中一闪而逝的慌乱。

    呵!原来她会怕他。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20426;?#21018;才因为在大厅坐了半小时,脚不太痛,可才走了几步又开?#23478;?#38544;作痛,希望今天能平安度过才好。

    “一个庆祝酒会。”他简单地回答。

    酒会!为?#25105;?#22905;陪他出席,颜妍非常不解,因为阙直浩向来都是一个人行动,所以他的绯闻可说是少之又少,她真的摸不清他的想法,偏偏他看来又没意愿解释,她只好将疑问搁在心里。

    忽地,一阵暖意由耳际传来,颜妍下意识的转头,却看到阙直?#24179;?#22823;手伸向她。

    “总裁?#20426;?#39068;妍往后避开,她忽然觉?#31859;约?#20170;天像九官鸟,只能一再用害怕,不不,不是害怕,是疑问的语气叫他。

    颜妍才不承认她会怕他,这个她跟了三年的总裁。

    阙直浩大手的目标是她?#24656;?#30340;眼镜,自从早上看了她隐藏的容颜后,他就觉得这副眼镜很碍眼。

    “拿掉它。”他摇摇她的眼镜。

    “为?#35009;矗俊?#39068;妍微微再向后退,实在不了解他的想法。

    “现在是去参加酒会,不是在办公,拿掉你的装备,有事?#19968;?#20445;护你。?#20415;?#30452;浩收回大手,再认真不过的说。

    会保护她……敢情今天总裁真的吃错药了,居然和她说话超过公事?#27573;?#19981;打紧,还说要保护她,颜妍的神经再度?#20004;簟?/p>

    她老板的压力不言可喻,从他在电子?#30340;?#21387;倒一大群人就知道他的能耐不小,不过他能不能别用他那双电力十足的眼看向她,她招架不了。

    “总裁不也戴着眼镜。”这根本不公平,她知道总裁没有近视,也戴了一副眼镜,不过他的眼镜很酷、很有型,不像她的眼镜是古老厚重的款式。

    “要我拿下眼镜可以,不过你的头发要放下来。”他再度开出条件,好像十分?#19981;?#21644;她抬杠。

    啥?颜妍真的怔住了,她完全不了解,她的眼镜和头发到底哪里惹到他了,要这样对待她?

    “不拿,我亲自动手罗。?#20415;?#30452;浩话一出口,?#32422;?#20063;愣住了,他居?#25442;?#29992;这种开玩笑的口吻和秘书说?#21834;?/p>

    “不不,哪敢?#22836;?#24635;裁。”别再过来了!颜妍很快的摘下眼镜,手忙脚乱的拿下发簪,把全部挽住的头发改绑成公主头。

    阙直浩看着她一气呵成的动作,但还是有些不满意。

    “别绑,将它放下。”这么柔顺美丽的乌发绑起来太?#19978;?#20102;,他伸手撤去她的发?#23567;?/p>

    颜妍僵住,虽然总裁只是碰到她的头发,但她的头发像有生命力似的,将他的热力传到她身上千百个细胞来,瞬间她觉得?#36710;?#19968;阵热烫。

    好可布,总裁的手有电耶。

    哪个笨蛋说头发没有细胞,她就感觉到强烈电流的传递。

    “你的脸好红,是冷气不够冷吗?#20426;便?#30452;浩看着她忽然嫣红的?#36710;埃?#24694;作剧的想逗她。

    都是你害的,还好意思说,颜妍很没种的咽下抗议的话,谁教她捧的是人家的饭碗,还是人人都想抢的金饭碗。

    “总裁……你……”颜妍再次向后退,语不成句。

    “我?#20426;便?#30452;浩不解她的话,半晌,他懂了。“你是说我的眼镜啊!”他完全没想到他惊?#35828;?#27668;势,只是一径的?#24179;?/p>

    眼镜?谁说他的眼镜,她是要他别再靠近,颜妍有一股想跳车的冲动,再和总裁同车,她怕?#32422;?#20250;因心跳过快而英年早逝。

    阙直浩摘下他?#32654;?#20570;掩饰的眼镜,很恶劣的凑到她的面前,唯恐她看不清楚。

    “怎样,你满意吗?#20426;?/p>

    阙直浩的俊容忽然放大的定格在颜妍的面前,她觉得呼吸困难。

    总裁是美男子,这样近距离接触,教她的目光要放哪里,尤其她最无法承受的是,他那彷佛带着电流的眼,将她电得头昏眼花。

    “总……裁。”她困难的开口,很想推开他,可不知是被他吓呆了,还是压根儿不想动,一点力气也没?#23567;?/p>

    “冷气都开到最强了,你的脸还这么红,看来我要交代司机把车子开去保养厂检查才是。”

    他完全没意识到是?#32422;?#30340;杰作。

    “总裁,到了。”司机尽职的喊了声,中断两人?#29992;?#30340;互动。

    “下车吧!?#20415;?#30452;浩可能觉得够了,暂且放过可怜的小白兔。

    “总裁!”颜妍在他临下车时,忽然开口。

    他停住动作,看向她。

    “你还是戴上眼镜好了。”颜妍将他的眼镜递给他,不知是无法抵挡,还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狂野的样子,所以这么建议。

    阙直浩?#35835;算叮?#32780;后爽朗的笑声响遍?#30340;凇?/p>

    “你真是我的好秘书。”

    他这一句似褒似取笑的话,再?#28909;?#39068;妍的?#36710;?#27867;起一片绯红。

    司机则是一脸震惊,总裁居?#25442;?#22823;笑,真是奇迹,通常总裁是不苟言笑的。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女频人气榜

    二八杠是什么 色粉是靠什么套路赚钱的 菜鸟娱乐首页 新疆35选7基本走势图-大星彩 广东十一选五攻略 双色球专家预测号 怎么用商家二维码赚钱 20选5几点开 广西11选5推荐 新倩女幽魂赚钱技巧 老11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