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是什么
精彩小说尽在分销书城! 我的书架

    首页仙侠 → 平天策

    平天策

    无罪 著

    连载免费

    《平天策》小说是无罪写的一本以林意为主角的热血争霸爽文,描述北魏和南朝正值整个世界的天地灵气都在逐渐枯竭,修行者世界典籍里记载的末法灵竭到来,林意作为这个时代里新生的修行者崛起的故事。

    117.0万字|33862次点击更新:2019-04-18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手机APP阅读 加入书架

    关闭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平天策》小说是无罪写的一本以林意为主角的热血争霸爽文,描述北魏和南朝正值整个世界的天地灵气都在逐渐枯竭,修行者世界典籍里记载的末法灵竭到来,林意作为这个时代里新生的修行者崛起的故事。

    免费阅读

      天将明,一棵奇树正在开花。

      它很高大,很老,此时花期,树干上?#35009;?#26377;一片叶子,却结满了无数碧玉般的花苞。

      天空微光里,无数奇特的飞虫和平时看不见的锦鸟在树冠?#25103;?#39134;舞。

      花苞绽放的速度很快,内里的花粉像无数点银?#35760;?#28982;喷洒而出。

      整棵树沐浴在奇异的辉光里,就连它身上那些虫蛀和雷火留下的伤疤,都开始焕发着新的生机。

      然而就在下一刻,所有的光辉瞬间黯淡,那些如银屑飞洒的花粉变黄如泥,如碧玉般的花瓣瞬间枯萎变黑脱落,随风如黑雪漫天的洒落。

      以这棵奇树为?#34892;模?#22914;潮水般的惊呼声和哀叹声,朝着城中各处蔓延。

      城北的一处破落小院里,林意也在远远的看着这棵亮起又瞬间黯淡的古树。

      当一片枯萎的黑色花瓣随风飞来,轻掠过他脸颊时,天空里的第一缕曙光正好落下,照亮了这座城。

      林意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从院子里的老井开始打水洗漱。

      这是天监六年春里的建康城。

      自梁武帝登基,年号天监,定都建康,也不过六年,这座城已经焕然一新,鼎盛繁华,称为前所未有的新城。

      城是新城,人却大多是旧人,只是随着皇权更替,短短数年,各自际遇就已截然不同。

      林意今日有一个同窗会。

      他是前朝齐云学院的学生。

      齐云学院是前朝最好的学院,能进这学院的,都是达官贵人或者巨富望族的子弟。

      他父亲林望北官?#33080;?#39569;将军,是手握重兵的权臣,但谁能料到一朝兵变,雍州刺史萧衍夺了皇位,国号梁,成了梁武帝。先前拥立梁武帝的官僚自然也一步登天,成为新贵,但若是反对派,便自然获罪。

      林望北并不属于反对派,所统是边军,算是中立派,但昔日和梁武帝并不交好,所以也被削了兵权,流放在边郡驯马而已,?#20063;?#20063;被尽数充公。

      林意也从?#38498;?#30340;权贵子弟,变得和贫苦孤儿相差无几。

      当年同期的那些齐云学院学生里,有小半和他处境类似,?#34892;?#29978;至还要悲惨,被罚为奴的也?#26657;?#28385;门抄斩的也?#26657;?#19981;过也?#34892;?#22810;一步登天,甚?#26519;?#25509;成了?#26159;?#22269;戚。

      同窗会无非就是拉帮结派,处境好的同窗借以?#22253;?#30340;场所,林意这种从云?#35828;?#21040;地下的,或许还有可能会被人刻意嘲讽,但听说?#34892;?#22909;友也正巧赶了回来,?#34892;?#20182;想见之人可能?#19981;崛ィ?#25152;以林意倒也不刻意逃避,想去看看。

      同窗会的时间在正午,地点在城中三眼桥清柳坊,他是早在心?#23633;?#31639;好了,先步行到城南的几个旧书坊转一转,然后再往三眼桥去,时间就差不多正好。

      “林意。”

      但他洗漱完毕,啃了一个昨晚上留下的?#33267;?#39309;当了早饭,才刚刚出门没走几步,就听到了一声清脆悦耳的女声。

      他?#34892;?#24778;讶的顺着声音转头,看到?#32321;?#20572;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30331;?#27809;有车夫。

      此时车?#27605;?#24320;,却是露出了一张美丽而又精致的面孔。

      “陈宝宝?”林意有点惊喜。

      这是一个美?#26025;说?#23569;女,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想见的同窗之一。

      陈宝宝的大名其?#21040;?#38472;宝菀,但她家里人却习惯喊她小名陈宝宝,林意和几名好友和她熟了,便也经常开玩笑喊她陈宝宝,后来喊得顺口,却是也不改了。

      应该是已经足有三年多没有见到了。

      林意?#34892;?#24653;神,和三年前相比,她显得成熟了些,而?#39029;?#24471;更加高挑了,和他有差不多高。

      她穿着的不过是一件普通的素色?#23478;攏?#20294;是在朝霞里走来,却依?#19978;?#24471;曲线起伏,婀娜多姿。

      “三年不见,你更漂亮了。”林意笑了笑,真诚的赞道。

      “你倒还是以前没皮没脸的模样,也不怕我觉得你?#20384;恕!?#38472;宝菀取笑林意,神色自若,更显青春靓丽。

      ?#38712;?#20040;一大早在这里?”林意看着她的笑脸,心中油然生出些温暖,这几年里,很多人都变了,但对方似乎没有?#35009;?#25913;变,还是和以前一样,“先前?#35009;?#26377;你的消息,这几年哪里去了?”

      陈宝菀轻描淡写:“被家中送出去学习了一阵,昨日才回到建康打听到了你的消息,今天一早就特意来找你,你感不感动?”

      “这么想我,迫不及待?”林意的表情也很轻松。

      “那是。”陈宝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打量着林意身后的院落:“?#28909;?#21040;了你家门口,不请我进去坐坐?”

      “那只要你不嫌弃。”林意做了个请的手势;“我求之不得。”

      “林意,你这屋子可真是透气。”

      跟在林意背后,走马观花一样饶?#34892;?#33268;的四处看着的陈宝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看到林意这院子里三间平房,却有两间屋面上有破洞。

      “那两间也就是堆着一些用不到的?#28216;鎩!?#26519;意轻松调侃回去,“我这孤家寡人,也只用一间房,不过要是你想过来偶尔住住,我倒是可以再修补一间。”

      “你真敢?你不怕传到某人耳朵里去?”陈宝菀旁若无?#35828;泥?#31505;一声,“估计这次同窗会,你也是想见她,所以才?#34892;?#36259;参加吧。”

      “想是这么想,但希望渺茫。”林意也不掩饰,看着她很是认真的说道:“不管怎么样,你也是让我想去参加同窗会的四个人之一。”

      “有四个?除了她和石头,还有谁?”陈宝菀?#24425;?#25947;了笑意,?#23454;饋?/p>

      林意道:“还有林鱼玄,按关系其实她算?#20197;斗刻妹謾!?/p>

      陈宝菀上下打量着林意:“你和她关系很好?在学院时?#20197;?#20040;没看出来?”

      林意解释道:“就是关心她的处境,因为我林家的关系,她应该?#24425;芰说?#29301;连,她在学院?#21271;?#27785;默寡言,不与人争,很?#33728;?#21463;人欺负。”

      陈宝菀忍不住摇了摇头:“林意,没看出来你倒是保护欲泛滥。”

      林意不好意思的笑笑,“就算有点,也不全是,你不知道,她人真的很不错,你帮她一点,她会尽心尽力的回报你,而?#19968;?#19981;让你知道。”

      陈宝?#39029;?#40664;了一会,说道:“但人也是会变的。”

      “当然要往好处想,你不?#35009;?#21464;,和以前一样。”林意笑了起来,?#27492;?#25103;谑,实际认真。

      陈宝菀却没?#34892;Α?/p>

      “你也和以前一样,没有变。”她看着林意的眼睛,甚至有点严肃,“还是和以前一样乐观自信,但还是那般天真,看来我的担心倒是多余的。”

      “这个给你。”不等林意接话,她却是已经从衣袖里取出了一个灰色木匣,递到了林意手?#23567;?/p>

      林意微微一愣,“这是?#35009;矗俊?/p>

      “里面有一颗黄?#24247;ぃ?#36824;有一封保荐书,可以让你直接进南天院。”陈宝菀也不废话,很直接的说道。

      林意顿时一愣,旋即摇了摇头,“这太贵重,我知?#32769;?#22312;就算是你,这样的东西也不是小事,我不能收。”

      陈宝菀负手而立,根本不去接林意反推到她面前的木匣,只是静静的说道:“这份礼物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我现在在别?#25628;?#37324;虽然是尚书令之女,但在你眼里,还是以前的那个陈宝宝,而且我确定,若是今天我们掉了个儿,家中失势的是我,你也一样会帮我。”

      林意蹙眉,沉吟片刻道:“保荐书我的确需要,但其实黄?#24247;?#25105;并不需要。”

      “我也看出来你已经凝成了黄芽。”陈宝菀笑了笑,但旋?#27492;?#21364;转身,看着那棵古树的方向,更为严肃的说道:“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你?#28909;?#24050;经凝出黄芽,正式成为修行者世界的一?#20445;?#24819;必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猜得出来,书上记载的灵荒时代,已经正式到来。”

      “真的已经确定了?”林意心中咯噔一下,脸色微变。

      “境况比你想象的还要差很多。”陈宝菀犹豫了一下,没有转身?#27492;?#29255;刻之后,用唯有他们两人能够听见的低声慢慢说道:“这还是朝中不能对外流传的秘密,你记住听到了也不要和?#39759;?#20154;说,天地灵气的确在连年变得稀薄,按照预计,今年的天地灵气,不只是难以支持这棵翠昙花开放,这株古树,将会很快枯死。今后用于修炼的灵药,将会变得越来越难得,你虽然已经不需要依靠黄?#24247;?#20957;练黄芽,但好歹黄?#24247;?#33021;够炼化提升你一些修为。更为关键的是,天地灵气的变化,还是由南向北,我们这边灵气的消失速度比北边更快。”

      她的最后几句话声音尤为低微,但是传入林意耳廓之?#26657;?#21364;是?#20154;?#20043;前说过的?#39759;?#19968;句话都令人震骇,如同惊雷。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男频人气榜

    二八杠是什么 jdb龙王捕鱼1漏洞 抢庄牛牛游戏斗牛牛 上海快三基本走势图近50期 1.992高赔率奖金pk10app 新人注册送的lg平台 苹果下载软件就赚钱的软件 押大小单双正规彩票 天天电玩城官方正版 新时时彩官网 九线拉王777水果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