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是什么
精彩小说尽在分销书城! 我的书架

    首页言情 → 王妃难训:将军相公轻点宠

    王妃难训:将军相公轻点宠

    焉络 著

    完本免费

    炮锣鸣响,喜气连连。熙熙攘攘的街上,一支绵长的迎亲队伍正在走着。一群孩童们围着喜轿大声的嚷着:“俏新娘,俊新郎,把堂拜,送洞房!”罗芙挤着人群,像?#20146;?#36855;宫似得从一排一排的人群中挤过去。总之这一场计策逃婚,?#20154;?#24819;象中的难

    26.5万字|52571次点击更新:2019-04-17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手机APP阅读 加入书架

    关闭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炮锣鸣响,喜气连连。熙熙攘攘的街上,一支绵长的迎亲队伍正在走着。一群孩童们围着喜轿大声的嚷着:“俏新娘,俊新郎,把堂拜,送洞房!”罗芙挤着人群,像?#20146;?#36855;宫似得从一排一排的人群中挤过去。总之这一场计策逃婚,?#20154;?#24819;象中的难

    免费阅读

    炮锣鸣响,喜气连连。

    熙熙攘攘的街上,一支绵长的迎亲队伍正在走着。一群孩童们围着喜轿大声的嚷着:“俏新娘,俊新郎,把堂拜,送洞房!”媒婆笑呵呵?#38590;?#38754;走着,肥胖的身子一上一下的扭动。

    噼里啪啦的鞭炮在将军府门口炸开了花。花轿刚到门口,齐?#25103;?#20154;就被下人搀扶着走了过来,脸上满是喜气。媒?#25490;?#30528;身子,一甩手中的绢帕,笑嘻嘻的说道:“新娘进新家,夫妻合恰乐融融!?#25103;?#20154;来年抱孙儿!双膝之下叫奶奶!”

    旁边?#38590;?#39711;胡绮笑着掩面,对齐?#25103;?#20154;私语道:“?#25103;?#20154;,这媒婆说话可真逗!唱歌一样。”

    ?#25103;?#20154;怔了下,也哈哈的笑起来,对着胡绮无可奈何的说了句:“你呀!”胡绮笑嘻的站直身子,只顾咧着嘴笑。

    媒婆自然是听不懂她们主仆之间说了?#35009;矗?#21482;顾自己,笑道:“?#25103;?#20154;,吉时都到了,让将军出来踢轿门吧!”

    “是”胡绮领命福礼退了下去。

    不一会儿,出来了位身着大红喜袍的男子。眉清目秀,明眸皓齿。就连媒婆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所有女眷更是伸长了脖子去看他。可他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看不出他到底是否喜欢轿子里坐着的人。而轿子里坐着的,是罗太尉家的千金,罗芙。

    齐?#25103;?#20154;看到孙子,脸上的喜气又增加了几分:“彻儿,去把我的孙媳迎进来吧!”

    齐彻对着齐?#25103;?#20154;拱手,恭敬的答道:“是!”

    在媒婆的带领下,齐彻走到了花轿前。伸出脚轻轻的一踢,随即媒婆的笑容满面的大?#26657;骸?#26032;郎踢花轿,新娘过门咯”

    孩童们一听新娘要下花轿了,自然是喜上眉梢,都乐的跳?#20284;?#26469;。齐?#25103;?#20154;更是连声叫好。媒婆一声呼喊后,就伸手去掀轿帘,一个?#20146;?#29281;丹绣花盖头的新娘,弯着腰从轿子里走了出来。

    那身材,婀娜多姿,妙曼玲珑。在束腰喜服的衬托下,更是明艳动人。即使没见过她的容颜,就看这身段,也足矣让人倾倒了。

    有谁不知,罗芙小姐是一舞倾城的美人呢?就连母仪天下的皇后见过她的舞蹈后,都称其为“舞仙”。

    这些个平民百姓都巴不得见一见这位罗小姐,奈何宫?#34903;?#39640;,平民小如蝼蚁,怎么可能见的着这个被皇后捧在?#20013;模?#22826;尉大人含在嘴里的千金呢?

    所?#36234;?#26085;,只怕整个京都的城民都赶过来就看这一场大婚了。

    那场面,简?#26412;?#26159;水泄不通!

    就在红绸被交到齐彻与罗芙的手中时,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一抹绿色的身影,正踮着小步,弓着腰从最前准备溜到最后去。

    这位绿衣女子,自然就是今天的主角,罗太尉的千金,齐家准备娶进门的夫人,罗芙了!

    罗芙挤着人群,像?#20146;?#36855;宫似得从一排一排的人群中挤过去。

    总之这一场逃婚计策,?#20154;?#24819;象中的难多了!

    大婚前一天,罗府。

    “小姐,你看看这喜服,好美啊”绿儿由衷的赞叹着床塌上扑着的喜服,眼?#23376;?#32673;慕的神情。

    趴在梳妆台前的罗芙,抬起眼角随意的扫?#25628;郟?#38391;闷的“嗯”了声,算是回答了。

    绿儿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只是一个劲的夸着这美丽的新娘服。见绿儿滔?#21916;?#32477;的说着,简直?#20154;挂?#20687;个即将出嫁的姑娘。

    罗芙停下手里玩弄的杯子,坐直身子:“我说绿儿啊!怎么你比我更像新娘呢?#20426;?/p>

    ?#21834;?#20320;瞧这边口绣的”正在讲的绿儿突然听到罗芙这句话,止不住的话匣子总算是关上了,随即而来的是一句懊恼,“小姐啊!你干嘛取笑人家啊!”绿儿低下头,一脸惊讶不?#35757;?#31070;色,脸颊还多了两片绯红。

    罗?#34903;?#30528;眉头揉了揉耳朵,一副苦悲的模样:“唉要真是你出嫁,就好咯”说完,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气声。

    绿儿心思一转,朝着她走去,并?#38376;?#23138;们都退了出去。走到她身边轻声道:“小姐啊!绿儿知道你的心思。可是这如今都是板上钉钉子的事了,你就认命吧!昂”

    “不要!”罗芙大叫一声,吓得绿儿赶紧捂住她的嘴巴,小声道:“哎?#36735;?#30340;大小姐,你就别叫了!小心把老爷给招来!”

    果然,一提罗老爷,罗芙便止住了叫声。瘪着嘴委屈的眨巴着眼睛望着绿儿。绿儿心里一?#20572;?#26080;奈的叹气:“你这性子啊!”转眼,罗芙就露出了一脸阴森的笑容。绿儿猛然察觉,抽回自己的手却躲不及的跳开,嘴里还嗔道:“你别打我主意!”

    罗芙笑盈盈的凑过去,拉住她的衣袖,笑的无比天真。“好姐姐”这一句好姐姐,可真算是叫道她?#30446;怖?#21435;了。从小到大,只要罗芙这么叫她,她就忍不住答应她做任何事。

    “哎呀,你别扯我袖子,有话好好说!”绿儿皱眉,身子被她摇来晃去的。

    目的已达到,鱼儿?#28937;瞎场?#32599;芙嘿嘿的笑着,像小时候一样搂住绿儿?#38590;?#26080;比?#34924;?#30340;说道:“姐姐,想不到日子过得这般快,一眨眼,你我都长大了。唉我多想就这样抱着你,?#19978;А?#35828;到后面,语气渐渐的凝重起来,听的绿儿也忍不住叹气附和道:

    “是啊!时光荏苒,你我都不是那个可以在罗府打打闹闹的孩子了。等过了今日,明天你就出嫁了!出嫁了那可就真的是大人了。”

    罗芙没有再坑说,屋子里霎?#26412;?#20102;下来。绿儿就这?#20174;?#30528;她,任她抱着自己?#38590;?#25163;轻轻的抚着她的发?#20426;?#24573;而,绿儿觉得自己?#38590;?#38469;温湿了一片,还有嘤嘤的哭泣声。绿儿心里大惊,想要去看罗芙,可?#20146;?#24049;?#38590;?#36824;被她死死的抱着,急上心来,赶忙问道:“小姐你怎么了?小……芙芙,你怎么了?你别一直哭啊!”

    急起来,绿儿就直接像小时候那样叫了她。可非但没让她停止哭泣,声音倒是愈发的响了。

    “呜呜呜”

    “芙芙,你有话就跟姐姐说,?#22253;。?#21035;哭了!”绿儿慌的束手无策,只得一直轻拍她的背,柔声说道。

    “呜呜呜”

    “哎呀,芙芙,你别哭了,你哭的姐姐心都碎了!你有话就说出来,姐姐?#35009;?#37117;答应你,昂!”

    罗芙眼泪汪汪的抬起头,望着绿儿的惊慌失措?#38590;?#30555;,抽噎两声,断断续续的问道:“真……真的吗?#20426;?/p>

    “真的真的!哎?#36735;?#30340;大小姐,瞧你哭的,明天要是被你的夫君看到了,多难看啊……”绿儿赶忙抽?#25628;?#38388;的丝帕,去擦拭她满脸的泪渍。

    罗芙急急的扣住她的手腕,?#39318;?#21741;泣声,一字一句郑重的说道:“此话?#38381;媯俊?/p>

    “绝不反悔!”绿儿也学着她那样认真的回答,还竖起三根手指来发誓。

    罗芙见米已成炊,当即就不哭了。“那姐姐就帮我做一件事!”绿儿频频点头,她哪里知道罗芙的想法?#22353;?#26159;在罗芙的策划下,她凑过头去,听她说。“明天,你我身份换一下,你去拜堂,我做你?#38590;?#39711;陪嫁!”

    “?#35009;矗 ?#32511;儿高叫着,罗芙赶忙捂住她的嘴,拼命的使眼色不让她乱?#23567;?#20960;番折腾下,绿儿那惊愕不?#35757;?#24773;绪总算平复下来,睁大一双琉璃眼,颤颤的说道:“芙芙不不!小姐啊!你这?#20146;?#22791;逃婚啊!”

    “嘘”

    罗芙单指抵在唇前,一把拉住她的衣袖,绿儿措不及防,整个人站不稳就蹲了下来。一张脸就像是吃了姜一样,又苦又难看。罗芙左顾右盼,确定?#35762;?#30340;话没人听去,这才小声说道:“好姐姐,你就行行好,答应我吧!”

    “不?#26657; ?#32511;儿一口回绝,毫不犹豫的答道,“小姐啊!你嫁的可不是平常人,那可是将军!以前我陪你闹陪你玩,那是因为在罗府。可是……总之我不答应!”

    “你不答应也得答应!”绿儿不依,她罗芙也不会就此罢手的,两眉一横,板着脸,几乎命令的口吻道:“你?#35762;?#35828;,不管?#35009;?#20107;都可以做的!咋滴?这就忘了?#20426;?/p>

    绿儿还想回口,可是话到嘴边,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罗芙咬着牙道:“总而言之,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是死,也不会上那顶花轿的!”

    “你!”绿儿一字出来,就不知道下句该说?#35009;?#20102;,而罗芙依旧一脸宁死不从的模样。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好像说着:你要是逼我,我就真的死给你看!

    过了一会,屋子里只剩下绿儿的叹气声了。看着一脸愁容的绿儿,罗芙的心也不禁软了三分,毕竟,这?#20146;?#24049;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了。

    遂拉?#27515;?#22905;的衣袖,瘪着嘴道:“姐姐……”

    绿儿抬起?#25151;?#20102;她一眼,又拍了拍她的手道:“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了。反正我这条命是你?#28982;?#26469;的。”

    罗芙听后,眼中立即氤氲了一片,拉着绿儿的手,突然觉得沉重了不少。绿儿却认真的说:“我知道你不想嫁,要不是这婚约是两家父母在你襁褓中定的,估计你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我也不想你被束缚在那高?#34903;小?#23558;军虽好,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我也懂。芙芙,出去后就别再回来了。老爷他就别担心了,只要我绿儿在一天,就会把他当亲爹。”

    罗芙心中像是被堵了一样难受,?#21483;?#27882;不?#36234;?#30340;落了下来,抽噎着说道:“可是……你要是被发现了,说不定他们会杀了你啊!”

    听到这个,绿儿倒是笑?#20284;?#26469;。“你个傻?#23601;罰?#40784;家人都还不知道你长?#35009;?#26679;呢!再说了,你忘了你我小时候经常换身份欺骗新来的家奴吗?#20426;?/p>

    虽然他们?#32933;得?#35265;过自己,可是要罗芙彻底放弃他们,独自一人逃离,这?#32933;底?#19981;到。随即两道眉毛又挤到一块,眉心成了个川字。

    ?#25226;?#21568;呀!你看看你!”绿儿抬手去抚平她的眉心,“老是皱眉,这样子多难看啊!”说完,她还学了罗芙现在的表情,简?#26412;?#20687;是老太太一样。罗芙嘴角抽了一下,最终没忍住?#20013;α似?#26469;。

    绿儿也跟着笑的更?#35835;耍骸?#20320;就安心吧!到时候红盖头一蒙上,谁认得出来?#24656;?#19981;定我一个不小心,真成了将军夫人,那可就真的大富大贵了!”她说的时候,自己笑的?#21916;?#25314;嘴的,可罗芙却是一点笑意都没?#26657;?#21453;而是静静的看着她。

    罗芙不笑,绿儿也慢慢止了笑,脸上的表情?#30452;?#25104;了无奈。罗芙咬着唇愧疚的说:“姐姐,你真的能逃出去吗?我怕,到时候他们会上奏皇上,那时,罗家可就真的完了。”

    二人相视一眼,纷纷低下?#36865;貳?/p>

    “芙芙,这些事你就别担心了,有我担着呢。以后记得多给我写信就是了!”绿儿说,后?#20174;?#22909;像想到?#35009;矗?#31435;即摇头,道:“算了算了,要是被抓住,那可就完了。”

    “姐姐……谢谢你!”罗芙?#27425;?#20303;她的手,无比真诚的道谢。她知道,此生这笔债,是欠下了。

    绿儿点点头,没有说?#35009;礎?#23601;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声叹息。

    二人大惊失色,立刻抱在了一起。罗芙状着胆子,弱弱的问一句:“谁谁谁啊!”

    过了一会儿,鸦雀无声……

    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是惊讶与疑惑。最后,绿儿站起了身,过去开门。门一开,绿儿便急急的后退回去,与茯罗一起低下?#36865;?#19981;敢直视来人。

    来人无奈的看了一眼这两个人,平静的说:“芙芙……”

    罗芙一听这声音,当即全身的颤栗都停了下来,抬头一看吓得脱口而出:“爹?#20426;?/p>

    罗中正无奈的摇摇头,一手拉过下摆,走了进来,就着桌边坐下。

    此时绿儿也擦干?#25628;?#27882;,与罗芙对?#28216;?#35821;,双双低下?#36865;貳?/p>

    罗中正自顾自的倒了杯茶,无可奈何的说道:“芙芙,你过来!”绿儿一听这话,立即拉住了罗芙的手,最终在罗芙决然?#38590;?#31070;中,又万分痛苦的松开手,亲眼看着她“身赴刑场”!

    罗芙站在桌边,乖巧的低着头不说话,心里却直打鼓。罗中正心知这女儿的性子,又叹了口气后,对着罗芙道:“芙芙,爹知道你不想嫁。当年是你爹考虑不周,这害的你有了今日的苦恼。”

    罗芙欲言又止,静静的看着父亲。罗中正缓了缓,又继续说道:“罢了,你早点休息吧!我走了!”

    罗中正搁下茶杯又准备出门。罗芙正诧异父亲今晚?#38590;?#35821;,岂料父亲就要出门时,一条?#38592;章?#20986;去又停了下来背对着她,不知道表情如何,可语气确是如?#35828;腦频?#39118;轻。“以后只要爹还活着,就回来看看爹。你放心,齐家不会对我?#20146;鍪裁?#30340;。因为他们齐家,还欠了我们一个人情。”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罗芙脸上早已泪迹斑斑,而罗中正,也?#20011;?#36208;远。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女频人气榜

    二八杠是什么 金沙手机娱乐下载 组选636 秒速飞艇开奖盛世直播 现实真人游戏大全 青鹏棋牌游戏官方充值 798游戏龙王捕鱼 二肖中特期期准黄大仙 重庆快乐十分 宁夏11选5开奖结 吉林时时彩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