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杠是什么
精彩小说尽在分销书城! 我的书架

    首页言情 → 剩女不愁嫁

    剩女不愁嫁

    晨起看阳 著

    完本免费

    余诗雅是一个二十八岁的高龄剩女,父母为她的婚事操碎了心,不断逼迫她去相亲,然而一次次的相亲,让她已经...

    16.0万字|46350次点击更新:2019-09-07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手机APP阅读 加入书架

    关闭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余诗雅是一个二十八岁的高龄剩女,父母为她的婚事操碎了心,不断逼迫她去相亲,然而一次次的相亲,让她已经...

    免费阅读

    余诗雅坐在自己的梳?#26412;?#21069;发着呆,看着镜中的自己,虽然有着圆圆的娃娃脸,根本看不出快三十了,可是明明已经二十八了。其实,诗雅的条件很好,追她的男孩子也挺多,条件也都相当好,可是诗雅要么就是觉得人不?#31185;祝?#35201;么就是觉得跟人不合?#21097;?#24635;之就是以各种理由拒绝。气得母亲王兰一个头两个大了。

    追究到底不是诗雅眼光太高,也不是她太挑,是她真心恐婚,怕婚。这其中不无她父母的关系。

    诗雅十岁那年,父亲一声不吭的跟着别的女人去了英国,留下她们娘儿俩相依为命,母亲整日以泪洗面,以为父亲是出了?#35009;?#24847;外,不曾想,母亲王兰刚从父亲失踪的阴影里跳出来。父亲居然从国外捎回了一封信,告诉她跟母亲,说他爱上了别的女人,现在已经跟那女人在国外结婚了。

    这无疑?#38405;?#20146;来说又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王兰看着诗雅还小,她不想让诗雅活在大?#35828;?#30171;苦里,于是就重新振作起来,努力工作,让诗雅有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与学习条件。之后,王兰?#35009;?#26377;再嫁人,为了诗雅,她决定自己就这么一直单着就好。女儿是她唯一支撑下去的力量,她只希望女儿好。

    余诗雅倒也争气,在妈妈的精心培养下,考上了一个很好的大学,之后便留在?#35828;?#22320;一所非常知中名的重点中学做了高级教师。渐渐地,娘儿俩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小雅,小雅,你快点儿啊,人?#20381;?#38463;姨说人早就到了,都催了好几遍了。”王兰在房门外着急的喊着,“你到底打扮好了吗?人家这小伙子可是外企的高管呢,据说人长得也挺帅的。”

    余诗雅不情不愿的从自己的呆愣中回过神儿来,对着摬子撅了撅嘴,

    “知道了,妈,一会儿就好。”余诗雅十分烦燥的把自己的睡衣换下,随便的扎了一个马尾,?#35009;?#26377;化妆,就那么一身白色的T恤,淡蓝色牛仔裤,白色球鞋,看起就像个高中生一样,简简单单的打开门走了出去。“我好了,走吧。?#38381;?#24050;是王兰第恩次逼自己的女儿去相亲了,诗雅一听到相亲两个字,就无比的烦燥。“哎呀,妈,我就呆家陪着你不好吗?”

    “陪我我当然高兴,可是?#20381;?#23601;你我两个人太闷了,你想想看,以后你结了婚,?#20381;?#23601;会慢慢的多出两个人,有可能的话,三个人也是可以的。”王兰边说p边抿嘴笑。

    “好了好了,听你的,快走吧。”

    可是王兰一瞧自己的闺女,顿时拉长了脸,“小雅你这是去相亲吗?#21549;?#20040;比你平时上班穿得还随便?你可是要去相亲的?不是去菜市场买菜!”

    余诗雅不以为然的说,“哎呀妈,何必呢?何必要去做自己不情愿的事去取悦别人呢?我就穿成这样,若是他真心?#19981;?#25105;,他就不会在意我的外面,若是他?#19981;?#30340;只是我的外表,那这亲也就算是白相了吧。”

    王兰一听,知道说不过她,只?#38376;?#20854;不争的说,“好了好好,随便你吧。”

    何东来到事先约好的地咖啡厅,先要了一杯拿铁悠闲的喝着。回忆着李阿姨所描述的对像,想像着对方的样子。于是自言自语的嘀咕着,“照李阿姨所说,好像还不错呼。”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表,都已经超了半个小时了,为?#35009;?#36824;不来?他一向讨厌人迟到,可是若是对方真的那么才?#33756;?#20840;,倒是也无所谓了。

    王?#21152;?#35799;雅打?#35828;?#22763;,半小时后来到了所指定的咖啡厅。两人站在咖啡厅外,一眼便望见了坐在窗口的一个小伙子。拿出照片一看,还真是诗雅的相亲对像。王兰惊喜的说,

    “小雅,妈就不进去了,免得你们尴尬,你自己说话要注意点儿哦。”

    余诗雅微微点?#35828;?#22836;,“好吧,”王兰刚转身要走,余诗雅有些担心的说,“妈,要不你先进去找个位置坐着吧,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我们两个不一起进去就可以了。”

    “哎呀,你快进去吧,妈都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放心吧妈知道怎么?#25165;?#33258;己。”王兰一边把自己的女儿往里推一边说。

    王诗雅无可奈何的走了进去,直直的向那何东走去。此时的何东一抬眸便看到了向他走来的余诗雅,高挑的个头儿,披肩长发,圆圆的鹅蛋脸,浓浓的一字眉,杏?#25628;?#20799;,樱桃小口,很有古典气?#21097;?#30495;真的是个美女。看得何东眼睛都直了。

    余诗雅走过去,冲他笑了笑,?#29677;耍?#20320;好,请问你是何东吗?”

    何东忙很绅士的邀请余诗雅坐下,“你好,诗雅,我就是何东。”何东彬彬有礼,很熟络的跟诗雅打着招呼,诗雅奇怪,笑着说,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认识我似的,你跟女孩子都这么热络吗?”余诗雅随意而犀利的?#23454;饋?/p>

    何东笑笑说,“没?#26657;?#25105;只是跟我感兴趣的女孩子这样。”他顿了顿,又自言自语道,“真好,跟李阿姨描述得一样漂,甚至更加漂亮。”

    余诗雅?#29615;从?#36807;来,?#29677;牛?#20320;在说?#35009;矗俊?/p>

    “哦,没?#35009;矗?#23601;你比我想像中的更漂亮,对了,你要喝点儿?#35009;?#21527;?”何东似乎这才想起来要给余诗雅点东西。

    “蓝山,谢谢。”余诗雅倒是也不客气,可是就是跟他对不上话,似乎没有?#35009;?#22810;的话要跟他说,几本是他说一句,她一答一句,显得有些不尴不尬。

    何东?#31181;?#26159;笑笑,“呵呵,我?#19981;?#34013;山。”接着两人直接就冷了场。半天,何东才又缓缓开口,“你是做老师的?”

    余诗雅眨眨眼,“是啊,怎么了?”

    “哦,没?#35009;矗?#20570;老师很好啊,知书达理,?#24895;?#21448;好。”何东说得话,让余诗雅听得觉得很无趣,全是一些客套的?#21834;?#22905;撇了撇嘴,

    “你看到都只是一些表面上的,我?#24895;?#19968;点儿也好,虽然知书,却也不是很达理。”此时的余诗雅已经快要疯掉了,在这里简?#26412;?#26159;活受罪,比用绳子把自己捆着还难受。她在心里?#34507;?#30340;想着,老天爷啊,此时谁若是打一个让我脱身的电话,?#19968;?#24863;谢他八辈子的。

    ?#30475;?#30456;亲,余诗雅都觉得是在受煎?#23613;?#27491;在痛苦着,忽然她的手机奇迹般的响了。一看是好友高美乐的。

    “对不起,我接一个电?#21834;!?#20110;是,余诗雅忙借着打电话的机会跑到了洗手间,与高美乐大倒苦水。“美乐啊,真是太感谢你了。”

    电话这头的高美乐一头雾水,“你怎么知道我要请你吃饭,?#19968;?#27809;说你怎么就先感谢起来了。怎么样?有时间吗?#21549;?#20204;好久没聚聚了。”

    “有有?#26657;?#20313;诗雅忙不及待的说,“你在哪儿我这就过去,这里我一分钟都不想呆了。”

    高美乐讶异,?#29677;牛?#20320;怎么了?不会是你妈又逼你相亲去了吧?”

    “好姐妹不愧是好姐妹,你还真是猜对了。我刚才还求老天爷赶紧让一个人打个电话让我脱身吧,然后你的电话就打来了,这顿饭我请,说定了啊,我这就去跟他?#35009;?#32453;士先生告个别。”说完,余诗雅就挂?#35828;?#35805;,赶紧跑回了座位上,一副十分抱歉的样子,“不好意?#36857;?#25105;有点儿急事,你看”

    何东忙站起来说,“没事儿,你留个电话给我,咱们下次约。”余诗雅一听,有些为难的样子,可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眼下是先脱身为主,至于下次去不去就是她的自由了。

    “你电话多少,我打过去。”于是何东就把自己的号码告诉了余诗雅,然后两?#21482;?#30456;留下了联系方式。

    留完电话,余诗雅一阵烟儿似的跑了。留下何东看着诗雅窈窕的身影就再也忘不了了。

    从咖啡厅出来的余诗雅本来还担心母亲会拦截住她,谁知道出来一看,没了母亲的身影。大概是妈妈觉得他们聊得挺好,所以就很放心的回家了吧。余诗雅边在心里偷偷的乐着,边拦?#35828;氖恐北加?#39640;美乐的约好的地方去了。

    晚上吃饱喝好的回到了?#20381;錚?#27597;亲笑眯眯的迎了过来,跟前跟后的跟着女儿,一直问这问那的,

    “怎么样?何公子怎么样啊?看你们两个坐在一起挺般配的。晚上也是他请的?”

    余诗雅倒了杯茶,咕咚咕?#35828;?#21917;了两口,不?#22836;?#30340;说,“哎呀,妈,你让我喘口气儿?#26032;穡?#20320;这一口气问那么多问题,我答得过来吗?”

    “好好好,你慢点儿说,我先?#23454;?#19968;个问题,你觉是何东人怎么样?”为了从女儿的嘴里套点儿消息,王兰只好迁就的说。

    余诗雅不以为然的说,“还好啊,外企高管,人长得也帅。”

    “那晚上是他请你吃的饭吗?”王兰喋喋不休的?#21097;?#20313;诗雅眼珠滴溜溜的一转,努了努嘴,然后微微点?#35828;悖?#22905;在心里?#34507;?#30340;想着,有时候善意的谎言也是可以的。若是是她妈知道了真相,她还不得气个半死?“那何东?#38405;?#30340;印像怎么样?”

    余诗雅挑挑眉,“我怎么知道?才见面,这人一直都是笑嘻嘻的,看不出他心里在想?#35009;礎?#22909;了,妈,您就别再像审犯人一样审问你女儿了,我困了,想要睡觉了,明儿个一早还得去学校呢。”然后余诗雅逃也似的跑进?#32771;?#37324;关上了门。

    叮铃铃,上课铃声响了,初二一班的学生立马整整齐齐的坐好,?#21364;?#30528;他们的语文老师来上课,他?#20146;釹不?#30340;就是他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了。余诗雅一身干练的职?#24213;埃?#25163;?#24515;?#30528;备好的十分利索的往初二一班走去。

    她一走进教室,班长便立即喊起立,她招了招手,让大家坐下。

    “今天,我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新来的同学,”然后余诗雅缓缓的走到冷西西的身旁,“说,她叫冷西西,是从别的学校转过来的,所以同学们,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这位新同学,好吗?”

    “好!?#27604;?#29677;异口同声的说。

    可是让同学们奇怪的是,冷西西一直?#30171;?#30528;头趴在桌子上,也不跟同学们打招呼,对于余老师的介绍,她也不理睬。余诗雅看着这孩子,觉得这孩子一定有?#35009;?#24515;事,或者是发过?#35009;?#20107;,心里有?#35009;?#21387;力。也有可能是因为班上同学多,她因为陌生而不好意?#36857;?#25152;以,她决定利用课余找她谈谈心。若是学生不打开心扉与同学们鹝不到一起,就会学事进去的。全班四十多个学生,她一个也不能落下。

    “好了,我?#20146;急?#19978;课吧。”

    一节课上完,余诗雅发现冷西西都是低着头,心不在焉的。于是一下课,余诗雅主把冷西叫到了办公?#20381;鎩?/p>

    “西西,现在办公?#20381;?#27809;别人,告诉老师,你有?#35009;?#24515;事?说出来,老师会开导开导你的。”冷西西看了看余诗雅,用一种近乎畏惧加冷漠的眼神看着她,“西西,别怕,告诉老师,老师会替你保密的,好吗?”半天,冷西西才微微摇了摇头。任凭余诗雅怎?#27425;?#22905;都不开口。

    无奈之下,余诗雅决定今天下班跟着冷西西一起去她家家访。

    可谁知放学铃声一响,她的手机就响了。一看,竟然是何东的,

    “喂,何先生,有事儿吗?”

    那头的何东又是呵呵一笑,“干嘛这么客气,叫何东就好。下班想你吃个饭,可以吗?”

    “呃”余诗雅一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刚想?#39057;簦?#21548;到电话那头的何东说,

    “我已经跟伯母说好了,伯母那里没问题的。”

    余诗雅一听,完蛋了,怎么会跟她妈说了呢?这下子想推也推不了了。想了想冷西西,这孩子整天这样是要不得的,不赶紧解决她的问题,这样会耽误孩子的呀。一咬牙,得罪也便得罪了。

    “这,何东啊,我今天实在是没空啊,我要做一个家访,所以,要不我们改天再约吧。”说完,余诗雅赶紧挂?#35828;?#35805;,生怕再说下去,她妈就来学校里了。到那时候可真是走不了。她妈可是经常干这种事的,把她堵在学校,非让她去相亲不可,弄得她在学生们面前都不好意思了。

    于是她收拾好了东西,?#37027;?#30340;跟着冷西西出了学校,可是她发现冷西西被一?#22659;?#23376;给接走了。她只好翻?#39029;?#23398;生?#34507;?#37324;的家庭住址。然后自己?#37027;?#30340;摸到了冷西西的?#20381;鎩?#20919;西西的家境很不错,住在市区的一个高档的别墅房里。

    叮咚,叮咚,她摁想了门铃儿,等了半天,一个?#24515;?#22919;?#27515;?#24320;的门,她满脸疑惑的看着余诗雅,

    “请问你找谁?‘

    余诗雅十分有礼貌的说,“哦,我是冷西西同学的班主任,想做一个家访,请?#21490;?#20415;吗?”

    那女人面露难色,有些为难的回头看了看,然后微微点?#35828;?#22836;,“好吧,请进吧,老师。”

    进屋后,余诗雅才发现,刚才为她开门的那个女人不是冷西西的母亲,怪不得她说住这么豪华的房子,怎么看得那么朴实。原来那个?#24515;?#22919;人是冷西西家的佣人。冷西西家的房很大,陈设简单而又档次,可以看出主?#35828;?#21697;味。她没看到冷西西的?#32844;致?#22920;,倒是在她?#20381;?#30340;每个角落里都有他与她?#32844;?#30340;合影。怎么没有她的妈妈呢?余诗雅不禁有些奇怪。

    “冷西西同学呢?”

    ?#21069;?#23016;边收拾着桌子边说,“哦,小姐在房里呢,她每天回来都会把自己关进房里,都没听过她怎么说?#21834;!蹦前?#23016;也觉得西西?#24895;?#24456;孤僻。“哎,”她突然叹了口气,“也难怪,从来没见过她她妈妈,?#32844;?#20063;不经常陪她。这不,她今天生日,她?#32844;?#37117;不回来,只能一个人孤零零的过了。”

    余诗雅一听,心里不禁微微有些难过,?#20146;?#37240;酸的,想哭。

    “大姐,?#20381;?#26377;烤面包的吗?有烤面包材?#19979;穡俊?#20313;诗雅突然起了?#35009;矗前?#23016;微愣,

    “有啊有啊,东西都是齐全的,”阿姨?#21697;从?#20102;过来。

    于是阿姨帮着余诗雅做了一个大大的水果蛋糕又做了几个阿姨所知道冷西西?#19981;?#21507;的小菜。还备了饮料果汁儿。虽然菜不多,却都是冷西西?#19981;?#21507;的,余诗雅帮着阿姨,把菜端上了桌,在蛋糕上插上了蜡烛,然后点着了。

    “我去叫西西吃饭。”

    冷西西做完作?#25285;?#29420;自一个人伤心的趴在床上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睡梦?#26657;?#22905;做了一个梦,梦见?#32844;致?#22920;都回来陪她过生日了。她可高兴了。

    余诗雅轻轻的推开了冷西西的房门,轻轻的走过去,推了推冷西西,“西西,起来吃饭了,西西,”

    冷西西微微睁开眼睛,轻轻的揉了揉,一抬眸,微微的有些惊讶,“余老师?你怎么来了?现在?#35009;?#26102;间?我睡了多久了?”

    余诗雅微微一笑,“一放学老师就跟着你来了,只是你一直躲在房里不知道而已,老师知道今天是你生日,可是老师来?#20040;?#24537;没有带礼物,就只能借花?#36861;穡?#32473;你做了一个大蛋糕。”冷西西一听,顿时热泪盈眶。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女频人气榜

    二八杠是什么 将军电子游艺网站 技能兼职赚钱吗 福建快3统计结果 865棋牌官方版安卓版下载 彩民工具软件 舟山飞鱼手机版 十大良心卡牌手游 四川快乐12出号规律 hi分分彩计划 幸运飞艇pk10直播视频